我的购物车
>
>
>
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
JD自营
客服
关注微店

关注微店

手机下单

累计评价

0
京 东 价  
[折] [定价  ] (降价通知)
“fans”
促销信息  
项促销
增值业务  
    配 送 至  
    本地活动
      更多商品信息
      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• 商品介绍
      • 质检报告
      • 售后保障
      • 商品评价
      • 精彩书评
      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
      X
      • 出版社: 军事科学出版社
      • ISBN:9787802374065
      • 版次:1
      • 商品编码:10636453
      • 包装:平装
      • 开本:16开
      • 出版时间:2011-04-01
      • 用纸:胶版纸
      • 页数:540
      • 字数:453600
      • 正文语种:中文
      商品介绍加载中...
        下载客户端,开始阅读之旅

        售后保障

        销售联盟京东公益友情链接
        ()
  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  2015-09-06
        使用心得:太破了!不像正版。特别脏,这就是我信任的京东吗?
        ()
  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  2017-12-28
        使用心得:不同视角,不同的理解。搞研究可以参考。京东物流越来越好。
        ()
  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  2017-12-18
        挺不错的一本书2017-12-18 11:32:21
        使用心得:挺不错的一本书
        ()
  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  2015-08-09
        使用心得:刘琦将军作序,值得品读的好书。
        ()
  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  2017-11-19
        使用心得:特别喜欢,健康食品,物流快速。
        ()
  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  2017-10-30
        使用心得:产品很好,配送及时,请继续努力。
        ()
  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  2017-11-01
        使用心得:这次大促活动力度大,叠加满减券很合适
        ()
  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  2017-02-22
        使用心得:以前看过张先生的介绍,今日入手其著作拜读。
        ()
  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  2016-01-05
        使用心得:著名学者张木生通过解读李零,大胆探索中国改革出路,石破天惊的新著
        ()
  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  2016-06-09
        使用心得:给同学买的,应该不错吧。我反正不知道。

        商品评价

        推荐排序
        推荐排序
        • 推荐排序
        • 时间排序
        全部评论
        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  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  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  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...

        精彩书评

          网上反映说,新“新民主主义论”可能会成为中国下一步国家意识形态的理论来源之一。这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          为什么要在当下中国提出“回到新民主主义”?张木生直言不讳,就是要为共产党“重塑合法性”。新“新民主主义”论的要点有叁。首先是“共产党领导”,党要掌控改革的绝对领导权,这是前提;恢复与巩固共产党的执政地位,是目标,出发点与归宿。其二,要"恢复以工人、农民为主","以工农联盟为基础"。这是重塑合法性的关键。
          第叁,允许发展资本主义,同时,又能够“驾驭资产阶级”。
          刘源和张木生就提出过要“卷旗不倒旗”,既要坚持“共产党绝对领导”的旗帜“不倒”,但却要“卷旗”,再也不提“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”的原因即在于此。或许在他们看来,“新民主主义”声誉尚好,可以为更多的人所接受,达成“共识”吧。
          我注意到的有两点。一是军队少壮派的表态,这背后的“存在就是合理”的强权逻辑,和国家主义、军国主义的逻辑,而且不加任何掩饰,这都让人吃惊。
          其二,刘源在会上的表现,虽然张木生表示是偶尔失态,但人们仍然从中感到了“痞子气和霸气”,如前文所说,这正是我最为警惕与担忧的。
          虽然刘源已经宣布:“该告别不争论的时代”,但这些太子党和军队少壮派却处处摆出“舍我其谁”的“主人”姿态,所谓"争论"是必须以他们既定的意见为主导的,不过是“听取意见”中国太子党和军队少壮派的气势如此雄壮,不仅有当年老红卫兵的遗风,更有当今的中国经济实力的底气。
          ——钱理群

          我觉得他写的这本书很好,纵揽古今,横贯中西,史论结合,鞭辟入里,很有中国人民的骨气……我想把这本书推荐给军人读读。
          ——张黎(原总参谋部副参谋长)

          改革开放最大的错误是明明搞资本主义,却不敢告诉人民。
          我不是网上说的代言人,我从没讲过代表他们(“第五代”)讲话。我只代表我自己。中外媒体采访,我都讲过,但还有人好那一口。
          不仅好那一口,几乎“八国联军”都采访过我,而且是数次。我书中的军事思想概括成一句话:“能战方能不战”。而西方给我的定位:“共产党好战左派”,而且还捎带上刘源。
          ——张木生

          用“新民主主义”代替“资本主义”是一回事情,我觉得其实是有它的合理性的,而且是比较好的。你(张木生)的方案当中提到了所谓国有企业如何把它改造成为大家分享的东西,实际上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是一种可控制的资本主义,不但是可控制的,是一个节制资本主义,它又体现了所谓三民主义的理想在里面。
          ——萧功秦

          用“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”概括新民主主义并不准确,重提新民主主义也不是为了给共产党继续执政找合法性,而是当前中国面临的问题用新民主主义的主张更能有效解决,同时新民主主义作为最低纲领有明确的方向性,可以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进一步完善的范本。
          ——杨松林

          新民主主义可能是个公约数,具有内部矛盾的公约数。说比不说好,改比不改好,能够主动说、主动改,就是了不起。
          平心而论,在中国共产党以往的纲领中,只有新民主主义比较实事求是,它真的是从半封建、半殖民地出发,从社会性质出发来立论的。
          “回到民主主义”,这就是中国的必需。无民主则死气沉沉,有民主则生气勃勃。中国在生病,很危险,应该靠民主主义起死回生。
          ——鲍彤

          张木生把自己的理论总结为三条:第一,超越左右,逢右必左,逢左必右。第二,不争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现在是该把很多问题说清楚的时候了。第三,我们现在的需求和80年代一样。
          所有的这一切又是为了同一个目标——重塑共产党的合法性。
          ——南方人物周刊:《张木生: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》

          新民主主义的政策合乎民意,更接近世界的主流标准。但张木生所谓“坚持中共领导”,需要进一步厘清。“共产党的确是中国目前唯一强大的政治组织。如果它允许别的政党起来,可能也会有逐渐整合的过程,其中有一段时间里需要一个秩序维持者,共产党肯定也会担负这个职能。由共产党主导中国走完宪政民主的道路,我觉得合理。”
          不过,倘若领导地位是在遏制其他党派生长的前提下形成,则会引起争议。吴思说:“像现在这样的坚持是有问题的。”
          ——《炎黄春秋》总编辑吴思

          “新民主主义”仍不脱左倾化的色彩,它将美国等西方国家看作国际霸权,暗示中国现在韬光养晦,未来再与“国际霸权”一争长短,这与领导层对国际局势的判断不一致。但张木生的主张超出了过去30年来中国改革的幅度,较激进左翼的主张更有现实可行性,又代表了党内强势群体的主张,有望达成某种共识、在一定程度上实现。
          ——《中国改革》杂志社原社长李伟东

          认为这是“改头换面的'邓、三、科”。
          ——选举网的李文采

          认为是“新国家主义的隐秘表达”,并“可能会成为中国下一步国家意识形态的理论来源之一”。
          ——萧瀚

          张木生的“重归新民主主义”根本就不是在为执政党“寻找一种新的合法性基础”,而是在为执政党寻找一种“新的意识形态立足点”,从而试图为执政党的合法性基础增加“名正言顺”的逻辑力量。
          “重归新民主主义”根本不可能像张木生所说的那么重大。
          ——方绍伟

          真正要实施所谓新民主主义,一定要有一个规划和方案。这件事等于是第二次改革开放,而且是全面的改革,震动和影响都极为重大和深远,包括思想转弯与动员、方向与目标、内容与步骤、原则与方针,都要有一个大体的设计。要记取前30几年教训,理论不清楚,思想不透彻,认识不统一,动作不协调。不能再“摸”了,“邓三科”有局限性,改革需要信仰与理性。
          ——王霄(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专栏作者)
        石斛 戒指黄金戒指 投影机吊架 葡萄籽 护理床 如何写剧本 好书国安 卓岚 今晚报电子版 听唱新翻杨柳枝
        如何同孩子建立信任(一) 600多岁的故宫和他的魔性 joyrich是什么牌子?joyrich是什么档次? 搜狗输入法安装 中国的饮酒文化 喜瑞赠品 大同电影 尚达 黄河大观 出版社民族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