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购物车
>
>
>
>
叶兆言“秦淮三部曲”:一九三七年的爱情
自营
客服
关注微店

关注微店

手机下单

叶兆言“秦淮三部曲”:一九三七年的爱情
叶兆言

累计评价

0
京 东 价  
[折] [定价  ] (降价通知)
fans
促销信息  
项促销
增值业务  
    配 送 至  
    更多商品信息
    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• 商品介绍
    • 质检报告
    • 售后保障
    • 商品评价
    • 精彩书评
    叶兆言“秦淮三部曲”:一九三七年的爱情
    X
    商品介绍加载中...
      下载客户端,开始阅读之旅

      售后保障

      销售联盟京东公益友情链接
      ()
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2019-11-07
      使用心得:几年来都在京东买书,特别是京东的6.18活动和双十一活动,都会准时来参加抢卷。但感觉这一两年来,书是越来越贵了,原来参这两项活动买书,算下来一本书大概10元一本,现在算下来大概要15元一本了,不过还是比在书店买起划算,并且书的质量也比较好,送货也快,真的不错?。
      ()
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2018-11-27
      使用心得:铁流是突然被叫走的。当时他坐在沙发上频繁地打着哈欠,我和儿子铁泉抱着他的脑袋拔白头发。他才35岁就长了那么多白头发,看得我心里直着急。我说我们写了十多年,两人的稿费加起来还没有你的白头发多。他咧开大嘴,说为什么不反过来?如果把我的每一根白头发当一万,那我们该有多少稿费?铁泉听他这么一说,就像拔草那样使劲。他每拔到一根白的,就兴奋地叫道:我又拔到了一万。  正当我们一家子正忙着数铁流头上的钞票时,门铃忽然响了,铁流的舅舅腆着一个大肚子,夹着一个小包,屁股后面带着一个漂亮的姑娘,风尘仆仆地走进来。
      ()
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2019-02-22
      使用心得:叶兆言的三部曲终于都收齐了,非常优秀的三部作品,看一看秦淮河畔的风土人情。
      ()
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2019-06-24
      使用心得:618大促期间买的书,经过时间沉淀,好书值得。
      ()
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2019-06-27
      使用心得:新作品,新思维,新感受。
      ()
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2019-11-19
      使用心得:叶兆言的长篇小说,书本质量不错,不小心买到了两本一样的书,只是书名不同。
      ()
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2019-04-30
      使用心得:书很不错,印刷质量很好,买了好些。
      ()
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2019-11-07
      使用心得:书非常经典,印刷清晰,纸张好,装帧精美。大出版社就是棒。物流非常及时,包装也很好。价格优惠完非常实惠。值得购买。
      ()
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2018-09-29
      使用心得:小说讲述了一个大时代大背景下发生在南京城里的爱情故事:杰出的语言学家丁问渔,是南京某国立大学外文系的教授,在机缘巧合之下爱上了年轻漂亮的任雨媛,尽管两人之间有着重重障碍,但丁问渔通过锲而不舍的追求,还是使得爱情在任雨媛心中逐渐萌发。
      ()
      购买日期
      2019-07-15
      使用心得:一直在京东买书。很喜欢京东的服务。

      商品评价

      推荐排序
      推荐排序
      • 推荐排序
      • 时间排序
      全部评论
      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...

      精彩书评

        用白描笔法写世俗人生,叶兆言应是汲取了言情小说传统。在这方面,可能的源头有二:一是张恨水、李涵秋等人领衔的鸳鸯蝴蝶说部;一是张爱玲炮制的海派传奇。……叶所依恋的,毕竟是个有恩有义的人生,典丽而不华丽,有些凄凉而未必苍凉。是在这些地方,他更趋近于鸳鸯蝴蝶派作家的趣味。……而当叶兆言糅合了民国言情小说的这两种传统,并挪为己用时,他才真正令我们眼界一开。
        ——著名评论家 哈佛大学教授 王德威

        我的目光凝视着故都南京的一九三七年,已经有许多年头。……我注视着一九三七年的南京的时候,一种极其复杂的心情油然而起。我没有再现当年繁华的野心,而且所谓民国盛世的一九三七年,本身就有许多虚幻的地方。一九三七年只是过眼烟云。我的目光在这个过去的特定年代里徘徊,作为小说家,我看不太清楚那种被历史学家称为历史的历史,我看到的只是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断,一些大时代中的伤感的没出息的小故事。一九三七年的南京人还不可能预料到即将发生的历史悲剧,他们活在那个时代里,并不知道后来会怎么样。
        ——叶兆言

      店长推荐